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介绍 > 于长江

专家简介

于长江

风采展示

   于长江 科副主任 主任医师 医学博士

2007年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获博士学位,曾在北京大学医学部眼科中心学习。江苏省中西结合委员会眼科分会委员,徐州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专家组成员。在眼科常见病多发病诊断和治疗上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发表论文近10篇。

擅长:白内障超声乳化治疗及白内障其他手术方式治疗。青光眼手术、近视眼手术、

眼表及眼底病的诊断治疗,对干眼症的治疗有独到疗效。


专家门诊时间:周二、周三全天  联系电话:15351687277

 

专家风采:

光 明 的 使 者
——记徐州市中心医院眼科副主任于长江

2010-11-21

  人们常把对自己最值得珍惜的人或事物的呵护,喻为“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可见拥有一双视力正常的眼睛对人的一生是多么重要。当人们患了眼疾或遭受眼外伤时,首先担心的就是会不会失明,他们多么希望他所求治的医生在治好眼疾的同时能尽可能地保留他的视力,而不会留下终生的遗憾。

  徐州市中心医院眼科主任于长江,就是这样一位让眼疾病人信赖的年轻的眼科专家,许多经他治疗过的人,在给医院的感谢信中由衷地称赞他为“光明的使者”。

  今年5月初,眼科接诊一位来自宿迁市的患者。患者50岁,农民工,他在房屋装潢施工中用手动机械往墙上打钉时,有一根钉意外从墙面反弹回来,刺入右眼球,在当地医院救治时,医生感到棘手,便建议急转徐州市中心医院。

  接诊时,陪同前来的家人告诉于长江主任,他们一家五口就靠患者一个人挣钱养家糊口,央求于主任千万别让患者留下残疾。于长江主任一边安慰患者的家人,同时立即安排做眼眶部CT检查。检查发现患者右眼球穿通伤,眼球内有一巨大金属性异物。这么严重的伤情让于长江主任也感到震惊:一般来说患者连眼球都很难保住,想不留下残疾几乎是不可能了。

  此时,医生的治疗措施和操作过程决定了这位患者右眼的命运。以于长江主任为首的医疗团队深知:异物刺入眼球太深,且形状巨大、不规则(是那种一端细、另一端有圆疙瘩状的钉),若立即手术从原位取出,必将再次造成对眼球的伤害——那样,就连保留眼球的最后一线希望也丧失殆尽了。他果断摒弃了尽快从原位取出巨大金属性异物的手术方案,而是先期进行眼球穿通伤清创缝合术和足量的抗生素治疗。3天后,患者右眼内病情趋于稳定,于长江等医疗专家为其行眼内玻璃体切除术,经鼻腔入路顺利取出眼球内巨大异物——长达19毫米的一根大头铁钉!术中及术后,于长江主任对视网膜裂孔进行了激光光凝治疗,以防止继发性视网膜脱落。术后恢复良好,不仅保住了眼球,而且经验光矫正患眼视力达到0.2。

  如此严重的伤情,如此成功的手术效果,是患者家人此前绝对没有料到的:“在宿迁建议我们转院的医生断言,就算是转到全国一流的眼科,眼球也不可能保住了,非摘除不可。如今不仅保住了眼球,更重要的是还保留了一定的视力,真是一个奇迹!”

  外院那位建议转来徐州市中心医院眼科治疗的医生,其预言是符合常理的,上述病例能出现如此理想的疗效,确实是一个奇迹。而于长江主任从事眼科15年来所创造的奇迹,远不止此例。

  来自安徽萧县一位42岁的男性,左眼完全看不见已近半个月,在当地医院治疗未见好转而来徐州求治。于长江主任为其经散大瞳孔检查患眼眼底,发现视网膜已呈漏斗状全脱离,同时查见视网膜裂孔,经查眼部彩超,进一步确诊为全视网膜脱离。

  像此种“巨大裂孔性全视网膜脱离”,常规外入路手术即“视网膜环扎联合垫压术”,往往难以让视网膜完全复位,巨大裂孔不能完全封闭,从而导致手术失败、患眼从此失明。于长江主任应用他在中国医科大学眼科读博和在北京大学医学部眼科中心学习时就已熟练掌握的“玻璃体切割术+硅油注入+视网膜光凝”技术,使患者视网膜迅速复位,最大限度地挽救了患者的视力,术后矫正视力达到0.3。患者及其亲属非常满意。

  市区一位男性体育爱好者,是业余篮球队的中锋,不久前在一次参加篮球友谊赛时,被对方球员不慎撞伤右眼,伤势较重,送来市中心医院眼科。于长江主任当即为其做了检查,发现伤者右眼下眼睑内眦部(上下眼睑接合处)全层断裂,泪道冲洗发现有液体自伤口处流出,确诊为右下泪小管断裂伤。

  此种伤情,传统常规治疗方法是将麻醉用的腰麻管插入泪小管内,进行断端吻合。腰麻管粗且较硬,手术时需在眼睑皮肤面暴露一部分腰麻管,且要留置在面部3个月,为了防止感染,留置期间需进行定期冲洗,这不仅影响面部美观,也给生活、起居、出行等造成诸多不便,还会留下长期流眼泪的后遗症——这正是患者最为担心的一点。

  于长江主任为解患者之忧,另辟蹊径,为患者使用泪道硅胶留置管进行泪小管断端吻合。该种留置管比腰麻管细且软,吻合后面部无任何痕迹,不仅颜面美观如常,不会给生活带来不便,而且吻合后留置的3个月期间无需进行定期冲洗,其治疗费用也不比常规治疗的费用高。术后3个月拔出了留置管,冲洗泪道通畅。近日经随访得知,该体育爱好者没有留下术后长期流眼泪的后遗症,他对疗效和于长江主任的技术水平赞不绝口,他说他现在又可以在篮球场驰骋跳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