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介绍 > 田庆中

专家简介

田庆中

风采展示

田庆中    肿瘤外科主任    主任医师

经历:徐州医学院临床医学系毕业,从事普外肿瘤临床工作近30年。1997年在天津肿瘤医院乳腺科进修学习一年,并先后到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北京市肿瘤医院、中山肿瘤医院和上海肿瘤医院多次观摩培训学习。掌握本专业国内外技术发展的新动态,重视肿瘤的早期诊断,强调肿瘤治疗的规范化、个体化综合治疗。在本市率先开展了乳腺癌保乳手术及各种改良术式。在本院首先组织开展了肿瘤的多学科讨论(MDT)。在SCI期刊发表专业学术论文2篇,省级以上专业杂志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获徐州市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三等奖2项,市新技术引进奖3项。中国抗癌协会会员、中国医师协会中西医结合医师分会肿瘤病学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消化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江苏省医学会肿瘤学分会委员、江苏省微创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徐州市抗癌协会常务理事。
专长:擅长乳腺、甲状腺、胃肠道及肝胆胰肿瘤的临床诊断与综合治疗,疑难复杂肿瘤的诊断及外科治疗,尤其在乳腺、甲状腺肿瘤和胃肠肿瘤的早期诊断与手术治疗方面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
专家门诊时间:周一全天 联系电话:18952170012

 

“对病人要怀有一颗仁爱之心”

——记徐州市中心医院肿瘤外科副主任田庆中

2011-01-09

    对于所接诊的每一位肿瘤病人,田庆中都作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力求达到最为满意的疗效。他把每次手术都当成一场战役,术前做好充分准备,术中大家高度配合,术后护理紧紧跟上。从1988年进入徐州市中心医院肿瘤外科至今的22年间,在对数千例肿瘤病人成功救治的背后,都融入了他不知多少心血和汗水。
     本市农村一年过六旬的老年男性患者,因直肠癌并发梗阻在某大医院诊断为肠癌,手术只做了结肠改道,没有切除肿瘤,住进徐州市中心医院时腰间挂着个粪袋,心理压力很大。田庆中对其病情进行仔细检查和认真研究后,精心准备,再次手术为其切除了肿瘤,并将造口的肠道放回原位,去掉粪袋,使这位老人恢复了正常人的生活。
      安徽砀山县一老年胃癌患者,在该省某大医院做了胃癌切除术。一年半后肿瘤复发,又到曾为其手术的医院住院治疗,经多名专家会诊认为:不论做不做手术,其生存期都不会超过3个月。患者在该院求治无门,来到徐州市中心医院肿瘤外科病区住下后,田庆中仔细了解病情资料,根据病人体质状况等制订了综合治疗方案,并再次切除了复发的肿瘤。从出院至今,病人已安然度过术后5个年头。田庆中精湛的技术赢得了患者家乡群众和医生的惊叹。
      大凡在徐州市中心医院肿瘤外科住过院的病人,都知道田庆中副主任始终把为病人解除病痛作为己任,他的心时时想着病人——不是想着怎么赚病人的钱,而是想着怎样能为病人既治病又省钱。他常说:“对于一个医生来说,对病人要怀有一颗仁爱之心,这是第一位的、最重要的;其次才是医疗技术的精深。老百姓把积攒了几年、十几年甚至一辈子的血汗钱都拿来看病了,他们是掰着指头用的。我们制订治疗方案,必须设身处地从患者的病情和其家庭经济状况综合考虑。”
     1994年4月,田庆中接诊一位来自邳州农村的54岁的吴姓胃癌中晚期病人。病人原在一家大医院治疗,医生认为已失去手术机会,为他开了一大堆口服药品,服后不见好转才来到徐州市中心医院求治。田庆中对病情作了认真了解和研究后,认为可以做手术,费用约需2000元。但病人家里所有的积蓄都用于其前期治疗了,经济实在困难。田庆中带头捐款,科里医生护士纷纷捐助,凑了1000多元,加上用药等的俭省,终于让病人得到及时治疗。病人出院后生存状况良好。12年之后的2006年夏,该病人又患肠梗阻,首先想到再来徐州市中心医院找田庆中医生治疗。出院后这几年间,这位吴姓患者成了徐州市中心医院肿瘤外科的义务宣传员,凡当地有人身体里“长了东西”,他都向他们推荐徐州市中心医院肿瘤外科……
      作为徐州市中心医院肿瘤外科副主任、主任医师,田庆中的医德、医术在社会上口碑很好,但仍免不了有病人亲属在手术前打听他的住址以登门“致谢”,或在其他场合给他送“红包”。田庆中理解病人亲属的心理,无非是想手术时能让他亲自操刀,手术中能够“上心”,这时你不先接下来,病人及其亲属心里反而不踏实。凡当面推不掉的,田庆中都是先接下来交给院部或病区护士长,作为患者的预交住院费用,或待手术结束后由院部或护士长退给病人。这样做,许多农村患者的亲属感觉过意不去,一定要在手术后至出院前期间请田庆中吃饭。每到这时,田庆中副主任总要这样劝阻他们:“现在请吃一次少说也得上千元,这笔钱用来为病人治疗可不是个小数目,一顿饭就吃掉了你们一亩地全年的收获,不值得。”在病区,经常有农村来的患者亲属这样评价田庆中:“田主任对我们农民真是太了解了!”
      田庆中副主任坚定地认为:“当医生如果对病人没有一颗同情和仁爱之心,从考进医学院校开始,他就不可能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从医观。”正是因为抱定了“医乃仁术”的从医信念,他在为每一例病人尤其是贫困病人制订治疗方案时,总是本着能省则省的原则;他经常自掏腰包为门诊取药带钱不足的农村病人垫付药费;他在不当班时间被请去县区会诊手术,只要遇上家庭困难的患者,他做完手术后分文不收就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