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介绍 > 何止湘

专家简介

何止湘

风采展示

   何止湘    任中医师

        东南大学教授 江苏省名中医,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曾任江苏省医学会内科学会主任委员、省中医学会理事、省仲景学会研究委员会副主任、徐州市中西医结合研究学会主任。

专长:对中医内科包括肝脏病、脑血管病、胃肠道疾病、风湿病以及妇科疾病有丰富临床经验,尤其对肿瘤及痛风的治疗有一定的研究。

专家门诊时间:周二上午(特需门诊)

 

仁 者 为 医

——访首届“江苏省名中医”何止湘

  他13岁学医,至今已整整70个春秋;他见证了从“徐州专署卫生所”——“徐州专区门诊部”——“徐州地区医院”——“徐州市第四人民医院”到今天誉满淮海的徐州市中心医院(四院)的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历程;他曾参加第一届全国中医代表大会,先后当选江苏省中医学会理事、江苏省第一届医学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江苏省第一届内科学会副主任委员、江苏省仲景学说研究会副主任、江苏省卫生厅特约研究员,1993年10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94年评为第一届“江苏省名中医”。

  阳春时节的一个清晨,我们带着院领导的嘱托,走进位于医院南侧的一座幽静而整洁的住宅楼,专访一代名医何止湘教授。

  魂系中医
  1928年2月,何止湘出生于江苏武进一个中医世家。自小受父辈和其兄江南名医何正湘的熏陶,他从少年时代就痴迷中医药文化,通读中医典籍;他还深晓中医和文学与生俱来的因缘,医文兼学。武进自晚清以来中医发展茂盛葱茏,曾出闻名江南的四大名医,马家在四大名医中独树一帜。何止湘13岁随兄长学医,后其兄何正湘不囿于家传,让他拜马氏嫡传马心安先生为师。至1948年,时年20岁的何止湘已能独立行医,由于小小年纪即为郎中,江南人称“小先生”。

  1951年初,常州专署卫生所成立,将当时在苏南医界已小有名气的何止湘直接调入该诊所。

  
  1952年12月28日,何止湘迎来了他人生和事业的重大转折:从常州调来刚刚组建的徐州专署卫生所。

  解放之初的徐州地区缺医少药,专署卫生所要接诊专署所属市和各县来的干部和复转军人等患者,而卫生所仅5名医生,每天的工作量可想而知。何止湘视徐州为他的第二故乡,倾其所学治病救人,每天接诊都达数十上百人次。

  自踏上从医之路,何止湘对专业医技的探求从未止步。1953年4月,他赴苏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师从国内知名内科专家陈王院长进修内科一年。回来后,经省政府批准在原徐州专署卫生所的基础上成立徐州专区门诊部,何止湘为中医科“负责医生”。他深切感到针灸治疗对于广大贫困病人的重要,先后于1956年在南通医学院师从针灸专家徐立孙,1958年在苏北人民医院师从针灸专家朱复林、点穴专家龚醒斋等教授进修学习。直到1980年担任徐州地区医院副院长以后,还专程到上海参加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研讨会。多年来,他在省级、国家级中医杂志和国际医学期刊发表论文30多篇,产生了广泛影响,多次获省级以上中医论文奖,为中医的传承与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

  心系苍生
  何止湘教授对中医学的执著探求与精进,源于他对百姓的仁爱。他的病人遍及苏鲁豫皖甚至千里之外,上至省部级领导,下至黎民百姓,他都一视同仁,不因权贵而徐趋,不因位卑而轻慢——他的这一点,最为人们所称道。他说,为天下苍生解除病痛,自黄帝以来即为我中医之大任。

  是历史,让他肩起了担当一名“苍生大医”的重任。

  1958年的大跃进、浮夸风,致使无数百姓被饥饿和疾病夺去生命。耳闻目睹饿殍遍野,身为共产党员的何止湘忧心如焚,他夜以继日,在最短时间内编写了4万余字的《针灸手册》,由江苏省卫生厅印发全省城乡; 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浮肿病大流行,受省卫生厅的委托,何止湘又责无旁贷地编写了3万多字的《中医药治疗浮肿病验方》,省卫生厅以5万余册的规模印发全省;后来他还编写《中医土方单方验方》(3万字)、重新编撰《针灸手册》(10万字)印行全省……

  在那段万户萧疏的岁月,何止湘的巨大付出,拯救了无数贫病交困的生命。

  上世纪60年代,一次,江苏省委一位主要领导来徐州专区视察期间突发高烧,恰恰这位省领导不喜欢用西药,专区领导便向他推荐了何止湘医生。何止湘用中药为其调理,患者仅服3剂便药到烧退。他又向何止湘讨教说,他的右胳膊抬不起来,在南京看了几位医生都说没有好办法。何止湘只为其针灸一天,次日患者的右上肢便活动自如了。回到省城后,他在省委机关多次谈起,后来不少省级领导专程来徐州请何止湘诊病。

  1970年初,铜山一名妇女患重症肌无力,全身瘫软,连吞咽都困难,何止湘为其治疗很快恢复正常。1981年这名妇女又患了结肠癌,术后何止湘予以中药调理,至今已年届7旬,身体依然硬朗。3年前她的丈夫脑梗塞并发脑溢血,经抢救脱离危险后,又请何止湘给以中药治疗,现不仅起居行走正常,还能打乒乓球。这对夫妇与何止湘40年的医患奇缘,在他们的家乡传为佳话。

  在何止湘数十年的从医生涯中,在遍布各地的平民百姓中,这样的佳话不胜枚举。

  何止湘1986年从徐州市第四人民医院副院长的岗位退下后,25年来从未离开过临床一线,至今已83岁高龄仍坚持每周二坐门诊,由于候诊的病人多,他从上午8时一直要看到下午三四点,连中饭都顾不上吃。他说:“不管本地还是外地的患者,都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

  情系军营
  早在少年时代 ,何止湘就亲历了他的兄长为在苏南打游击的陈毅和其“老虎团”将士诊病疗伤的场景,也因此对为了民族解放和人民幸福而出生入死的革命军人,产生了难以割舍的情结。每遇老红军、老八路、复转军人找他看病,尤其是他们中的负伤致残者,他都格外敬重。他还应邀定期到驻徐某部免费为指战员和军人家属们诊病,风雨无阻数十年如一日。因此,他的名字也在军营广为传诵。

  1980年代,驻苏北某部一位军长因患痛风消炎治疗不见效,何止湘为其用中药调治,不仅症状消失,尿酸也达到正常水平。后来,这位军长调至上海警备区任职,恰逢南京军区司令员向守志将军也患痛风去沪求治,他即推荐了何止湘医生。向守志将军派专人来徐将何止湘请往南京,很快治好了他的痛风。

  何止湘情系军营,仅经他诊治过的将军就达15人之多。这样的经历在地方医生中是少见的。每当人们羡慕地谈及,他总会说:“老将军们在战争年代流血牺牲,落下多种疾病,为他们治病,我始终怀有一颗感恩的心。”
    

  当我们结束专访即将离开时,何老特意嘱咐说:“由于新一届院领导班子的重视和支持,我院中医科建设成为全国综合医院中医药工作示范单位,这是一项了不起的功德。院领导的医院发展理念、营销意识和医院近两年的喜人变化,让我们老一辈四院人感到格外欣慰——这也是我已年过8旬仍余热不减的动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