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就医故事 > 正文

我的偏瘫康复故事

我的偏瘫康复故事

2017/9/21 来源: 阅读:

      我是一个71岁的老头,人常说:“人活70古来稀”,对于曾经得过大病的我来说,能活到现在更是弥足的珍贵。68岁以前,我的身体很健康,什么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都没有。可是68岁这一年,却成了我一生健康的分水岭———一场大病的降临从此结束了我健康的人生。因为突发脑梗,几十秒的时间,就使我变成一个肢体残疾人。

3年前的一场大病

      我永远都忘不了3年前的那个傍晚。那天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中午一觉睡醒,我觉得精神不错,就开始整理渔具,准备第二天早晨和三个老年渔友骑车到郊区去钓鱼。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到了傍晚,我突然摔倒在地,而且怎么也站不起来。刚开始摔倒时,我的脑子还比较清醒,心想:自己这是怎么啦,为什么想起也起不来。可随着时间一秒一分地流逝,我发现自己虽然用力能坐起来,但总向右边倒,而且还是站不起来。其间,家里的电话接连不断地响起来,可因为站不起来,我始终无法接电话。到了晚上十点,不放心的女儿、女婿赶了过来。当女儿把门打开,看到倒在地上的我时,我才觉得:自己这下终于有救了。
      到了医院,我被诊断为突发性左脑脑梗,并因此导致了右半边身体偏瘫。一个月后,本来健健康康的我,出院时只能坐在轮椅上了。

初识康复治疗


      因为偏瘫,我不仅不能站立,还导致了嘴歪、流口水等症状。家里人听说针灸对偏瘫的疗效最好,便带着我到一家中医诊所治疗。记得第一次治疗,看到这里大多是和我一样的病人。这些人中有的躺在医院的推车上,有的坐着轮椅,有的拄着四爪拐杖,有的拄着单爪的拐棍,有的胳膊向内弯着,看得我和老伴儿心惊胆战。可是突然想到,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呀,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能再站起来的一天。
      就这样,我由老伴儿陪着,几乎每天都来做针灸治疗。一次,在扎针灸排队等候时,过来一个年轻人,他看了看我说:“您这病老扎针可不行,要想好起来,还得做康复训练。就是多做做拉抻、高抬手这些动作,不然以后就动不了啦!”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康复”这个词,过去只知道病恢复得怎么样了,好得怎么样了,不知道还有康复训练这回事。按照年轻人说的地址,我和老伴第一次来到了徐州市康复医院的训练大厅。在这里,我看到了不少康复 器械,还看见有大夫正在帮助一些和我有着一样症状的病人练习抬胳膊、抻拉病腿,每个人都练得满头大汗。
      有一位姓周的医生看到我的情况,告诉我说,这里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经过康复训练,身体情况都不同程度的有了好转,有的生活完全实现了自理,建议我尝试一下。
      那时的我对疾病的康复并没有信心,我拒绝了周医生的好意,执意回了家。

康复改变生活


      经过几个月的针灸治疗,我嘴歪、流口水的情况有所好转,也能下轮椅,用自己的左手推着走十几米了。但由于右边身体还是动不了,因此使得全身都极度虚弱,一动就满头大汗,说话也上气不接下气。病痛的折磨让我对生活越来越没有信心,甚至想放弃治疗。而家里人看到我的状态,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有一天,老伴推着我说带我四处走走,谁知再一次把我带到了康复医院。这次,我决定试一试!
      在训练大厅里,没有人因为我得了偏瘫,动作难看而看不起我,反而处处帮助我、包容我、关心我。我的第一个训练项目是“蹬车”,就是通过骑车的动作来锻炼手臂和腿部力量,同时也矫正手臂和腿的伸展能力。刚开始,由于胳膊伸不直,我的肩膀疼得厉害,而且手也扶不住车把。周医生说,这是由于几个月来因病胳膊不动,肌肉萎缩粘连了。为了能让我扶住车把,周医生用布条把我的手和车把固定在一起,我的脚也如此。由于右侧残腿一点劲儿没有,在做蹬车练习时,我的脚放不到脚蹬子上,他就耐心地搬起我的腿往脚蹬子里放,等我练完后再帮我放下来。
      慢慢地,从开始一点力气没有,到可以蹬上二三十分钟,再到能自如地手扶车把,自如地把脚放在车蹬上……还不到一年,我就已经可以脱离轮椅慢慢行走了。这样的起色让我重新鼓起了对生活的勇气,也让我更加坚定了要坚持康复训练的决心。


只要坚持,就会感到快乐和幸福

      如今,离我第一次进行康复训练已经过去了3年时间,现在的我,坐着和正常人也没有什么两样,说话聊天口齿清晰,而且满面红光,精神状态也不错。用老伴儿的话来说,就是“不坐轮椅了,不拄拐棍了,独自能走三四里地了;而且手不‘挎篮’了,腿也不画圈了。”现在,我生活基本上能够自理了,不仅自己能够做饭、洗澡,还能坐公共汽车去公园玩,甚至坐车出远门探亲访友。
      虽说脑梗后遗症不能彻底根治,但回想这几年的康复经历,我觉得,是康复训练改变了我对待疾病的心态。在没有进行康复锻炼时,我想的总是得病的痛苦,老觉得为什么倒霉的事都让自己赶上了,总觉得永远看不到光明。但开始过上康复生活后,我才发现,其实比我病得重的人还有很多,自己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尤其是看到那些安装假肢的人,我就会想,人家假胳膊假腿都还能走路能干活呢,自己的胳膊腿再不好使也是“原装”的呀,为什么就不能坚持好好锻炼呢?
      渐渐地,康复生活开始让我感到快乐和幸福,也消除了我过去的苦闷和烦恼。尤其是和其他病友一起练习的时候,大家可以互相交流、一起努力。每当看着人家一天比一天好,我自己就着急,就想着要比他做得更好。
      常言道,心情好,解千愁。这几年,我在康复师的帮助下,坚持进行康复训练,许多当初我做不到的,现在能做到了。而且我也在想:如今,随着心脑血管病的病人越来越多,康复医学应该得到大力的普及和推广,这样就能帮助更多像我这样的病患得到更好的康复。
乔珊